返回

名门荣光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010: 甩锅(1/2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

    谢珞奉上一番挤眉弄眼,笑意盈盈道:“娘这会儿就够扭捏了,胆子放大些,好汉要提当年勇,当年娘可是如何我爹,才得偿所愿。www..com当年难成的事儿都让娘办成了,如今夫妻相处十余载,即便没有感情,可有亲情维系,而爹为何会对娘没有感情,其因是娘的性子不讨喜,爱与他争论,只要娘有所改变,多让让我爹哄哄我爹,爹会对您有所改观的。”



    瞅着女儿的挤作一团的眉眼,梁氏不由的笑了:“你这坏孩子,当年娘是死缠烂打的硬来,软来娘整不来。”



    谢珞收住过度张扬的嘴角,故作矜持的浅笑:“娘怎地跟未出阁的大姑娘似的,您只要让我爹顺心了就行,想咋整就咋整,唯有我爹顺心了娘才能欢心。道理您都懂,就是做不来,女儿今日豁出脸面逼您拉下脸面去做,女儿要说出这些话岂是易事?我的脸皮子也薄啊,这都是为了您。”



    梁氏没好气道:“依娘看你是说反了,被你骗了十余年,今日才看清你的本相,脸皮忒厚了。”



    谢珞一脸无辜:“女儿这不都是为了逼您嘛,您就是一块顽石,没有外力相助是不会动的。”



    梁氏娇嗔的白了她一眼,不知不觉间竟露出小女人姿态,可见她已放下长辈身段,将谢珞当成同辈闺友。



    “你的胆儿不是挺大的,何不就直说娘是茅坑里的石头不踢不动,说的如此委婉,依娘这爽快性子听得可不自在。”



    谢珞微笑着还她一记娇嗔:“有其母必有其女,娘亲胆大泼天,女儿的胆子岂敢长小了?”



    梁氏微微一窒,被噎个不顺畅,方才说女儿脸皮厚呢?难道也是随自己?



    梁氏被她的话噎个半死,谢珞误以为是娘真在深思反省,那就趁热打铁,莫失了热度:“娘也无需像杨姨娘那般作态,性子不同若是照着做恐会画虎类犬,娘只要温婉之中又带着原本的小性子,但小性子不可使的太过。”



    “娘能做到?”梁氏深深怀疑。



    依她这般火爆的性子,实在难有自信。



    谢珞无奈,唯有拿出一套‘美男论’劝说:“娘不可妄自菲薄,切莫看轻了自己,只要您自觉忍不下之时,认真瞅瞅我爹那张俊秀无双的脸庞,为了美男子一切艰苦困难都是浮云,爹那张脸可是万人迷,多少大姑娘小媳妇暗暗迷恋我爹,娘却身在福中不知福,您自己说说对得起她们吗?”



    梁氏被这番话羞的无颜以对,头已深埋胸前,女儿真是没羞没臊的,语不惊人死不休,忒不要脸了,再让她说下去指不定还能更不要脸。www..com



    为了阻止女儿向更不要脸的地步行进,梁氏低垂的脑袋上下晃动一下:“娘会做到的,你别说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娘,示弱不单是忍让,其另有它意,譬如做事偶尔要装作不行,软语求爹帮忙,爹做完了就夸夸爹,让爹生出大男子气概之感。”谢珞适时再提点。



    梁氏无语,只是颌首回应。



    谢珞又补充一条:“时常买些小礼品给爹,多给他做做衣裳,多细心留意他有什么或缺的。”



    无休止的絮叨?



    梁氏低垂的脑袋猛然抬起,眼眸怔怔的盯着谢珞出神,暗忖到底是何原因才会让自己落到被女儿教化歪理的地步?



    谢珞唤了一声娘。



    梁氏回神,或许是未醒神,她也唤娘:“娘,我知道了,你先回去。”

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

    梁氏和她的小女儿都惊呆了!



    ………



    谢珞站在院外弹弹身上的灰尘,适才身上的衣裳跟梁氏手上的扫帚有过亲密接触,她是被扫帚赶出来的。



    古代女子再是胆大,谈及男人的话题也会羞涩难当,不像现代人思想越来越开放,人与人接触和交流的机会也越多故而无法相较。



    梁氏举着扫帚呵斥,女儿何以如此胆大脸厚,黄花大闺女竟侃侃而谈哄男人。



    谢珞一溜烟儿的跑了,不欲辩驳。



    我可是现代人,且如今小爷是男子身份,将来是娶媳妇的,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目录 『APP下载』 下一页